城市设计   Urban Space Design   Espace Urban   Stadtgestaltung

莱昂•克利尔论可持续城市设计与可读城市(下)

2014-04-24 19:31 gartblaum

全球化城市的失败

在战后伦敦市的重建过程中,城市化规模经历了疯狂的发展,在全球范围内,类似的过程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把握。在这个过程中,行政管理部门与私营利益集团的秘密协定,往往忽视了城市与自然环境的长远利益。伦敦市正在经历的这场灾难,形象地表明了在缺乏严格的城市规划指导原则与相关法规的情况下,我们无法通过各方利益间无止境的政治谈判来解决问题。
当前占支配地位的现代主义建筑类型(如摩天大楼、巨型占地建筑(landscraper)、郊区住宅及其在单功能地块上像癌细胞般的蔓延)是以廉价的化石能源为基础的。一旦全球油价出现 不可避免的飙升,这种建筑类型便会难以为继。事实上,当前缺乏反思的建筑形态与开发模式,受到如此多业界精英人士的推崇,这个惊人的现状恰恰表明:人类的理智是多么地偏颇短视,他们的决策又是多么地不负责任。
 
对生态与可持续发展的考量近年来十分高涨,但这个现象更多的只是我们之前在这些方面过于忽视的结果。在生态与文明的关系上,“可持续性”其实是个错误的概念。早在40年前,数学家Georgescu-Roegen就已指出:当前地球上的人口越多,我们未来所能养育的潜在人口就会越少。在我看来,只有真正意义上的传统城市才是可持续居住区的典范。而生态方面的真正挑战,则在于我们如何重新在地块上重新安排和组织每时每刻的活动。
 
为了回应全球性的生态问题,我们需要一个全球性的环保计划。而一大批标榜着所谓“可持续性”的建筑的纷纷涌现,充其量只能将油价的高峰推迟几天而已。在目前看来,我们对这些环保概念的滥用已经侵蚀了它们在社会与政治上帝潜在价值,并阻碍着我们达成真正解决问题的方法。我们需要意识到:建筑的风格与类型学、城市的密度及其各种使用功能,种种这些问题绝非仅靠艺术、政治或者宗教信仰所能解决,归根结底,它们与技术与生态息息相关。
传统建筑乃是当时的建造技术的一部分。许多人认为这些建筑是“走进了历史”的“死的语言”,这样的观念已经形成了一种无处不在的意识形态,这种态度一方面使得技术狂妄自大,另一方面则抹去了我们几个世纪以来的传统技艺与经验。虽然近一个世纪以来,人类处理合成建筑材料的能力突飞猛进,但与此同时,我们对自然材料的加工与处理技艺却大大退化了。毕竟,究其本质,经验乃是过往记忆的累积。随着“对落后的恐惧”席卷了世界各地,所有人仿佛组成了一个对现代主义之合法性顶礼膜拜的信仰共同体——作为一门理论,“现代主义”虽然早在半个世纪之前就已失去了活力,却一直在学术界与文化产业中维持着支配地位。如果说,现代主义的兴起,依赖的是廉价的化石能源以及对无穷进步的信念;那么如今它之所以还能延续,依赖的则是对退步与落后的恐惧。正是这种恐惧,使得人们对传统建筑与城市视而不见,随着而来的对技术与艺术的失忆,则是近年来建筑环境的全球性退化的罪魁祸首。
 
传统建筑与城市中蕴含着大量技术与知识:它们当然不是神学或超验理论之类的东西,相反,这些知识和技术可以告诉我们如何以生态、美好和有道德的方式在这个星球上栖居。向传统建筑与居住模式的回归或许不会是民主决策的结果,但这个过程是我们无法避免的必然选择。最终,地理、气候与生态等因素,将再次界定我们建筑的材料、位置、数量与尺度。
本人的提议无非是:在人类演化的现阶段——
即使发生了无法避免的人口爆炸;
即使我们拥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化学能源与其他资源;
即使我们的机械化交通与电子通信的范围可以无穷扩展;
即使我们研发出一代又一代高性能和健康的合成建筑材料;
即使技术创新与全球化永无止境……
即便以上种种,我们仍然应当回归传统的建筑、构造与居住方式。因为只有在其中,我们才能获得建筑尺度、居住模式、密度、建筑技术、设计风格乃至规划方式等等方面的人性化。
 
Source: http://www.architectural-review.com/essays/leon-krier-on-sustainable-urbanism-and-the-legible-city/8659343.article?blocktitle=Essays&contentID=11449
Write a Review
Please consciously abide by Internet-related policies and regulations, prohibited publication of pornographic, violent, reactionary remarks.
Evaluate:
Username: Verification code: Click here to canc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