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   Hotel   Hotel   Hotel

新加坡,必麒麟街派乐雅酒店

2013-07-24 11:03 lily
 

建筑师: WOHA

地点:新加坡

项目组:Wong Mun Summ, Richard Hassell, Donovan Soon, Sim Choon Heok, Toh Hua Jack, Bernard Lee, Amber Dar Wagh, Mappaudang Ridwan Saleh, Evelyn Ng, John Paul Gonzalez, Josephine Isip, Goh Kai Shien, Luu Dieu Khanh, Tan Szue Hann, Alen Low, Pham Sing Yeong, Vanessa Ong, Novita Johana, Andre Kumar Alexander

面积:29,811 sqm

年份:2013

摄影: Patrick Bingham-Hall

 

管理公司:Pan Pacific Hotels Group

土木&结构工程:TEP Consultants Pte Ltd

机电工程:BECA Carter Hollings & Ferner (S. E. Asia) Pte Ltd

施工技术员:Rider Levett Bucknall LLP

照明顾问:Lighting Planners Associates (S) Pte Ltd

景观顾问:Tierra Design (S) Pte Ltd

立面顾问:Meinhardt Facade Technology (S) Pte Ltd

环保顾问:LJ Energy Pte Ltd

声效顾问:CCW Associates Pte Ltd

标识系统顾问:Design Objectives Pte Ltd

厨房顾问:KI Consultant Pte Ltd

主要承包商:Tiong Seng Contractors (Pte) Ltd

客户:UOL Group Limited

新加坡的WOHA建筑师事务所一直以来都在致力于设计真正的“绿色城市”——一个基本上由植被组成的地方,植被面积比荒野要多得多——而必麒麟街派乐雅酒店正是一家花园式酒店,实际上使其建筑基地的绿色发展潜力翻了一番。

每隔三层客房就悬挑出一座庞大而姿态妖娆的空中花园,缀满了热带植物,种着鸡蛋花和棕榈树。绿色植物在整个酒店综合体中茂盛地生长着,酒店的树木和花园似乎已成为城市绿地的延伸,与邻近的公园融为一体。

新加坡近年来的建筑大多与全世界各大城市中司空见惯的高楼大厦别无二致,无关气候与文化,尤其在市中心及其附近地区更是如此。之所以出现这么多千篇一律的建筑设计,无非是出于以下诸多因素:企业与政府希望规避风险,希望推进全球化(同质化)的形象而非本土特色,另外,到处都是小有名气的国际建筑师——但却忽视了一座独特的发展中的热带城市形象。

WOHA毫不在意新加坡现代风格的天际线,而是为这座城市打造了一座富有表现力的独特城市地标,重新诠释了这片土地,也让这里恢复了生机与活力。必麒麟街派乐雅酒店是一个纯粹的商业开发项目,预算清晰明确,还有各种项目规划上的限制。不过,就像最近十年来WOHA在亚洲设计的诸多项目一样,这家酒店毫无疑问也是一座公共建筑。

WOHA的设计协调了21世纪亚洲城市的过度建设(以及几乎完全由私人资助的施工)行为,对建筑环境进行了修复。而且WOHA还提议,商业建筑必须与公共建筑一样,履行对于城市应该负有的公民责任。

必麒麟街派乐雅酒店在城市中央商务区占据了一个狭长的地块,位于芳林公园和唐人街的HDB公寓楼之间,俯瞰公园和新加坡河之间的店屋林立的老区。开发项目可能因此要对许多不同的环境做出回应,它可以为这些公共区域提供联系,而且由于本建筑从公园及公园的北部地区都能一眼望见,非常醒目,所以建筑师得以描绘一幅宏伟(而青翠的)城市画卷。

一座12层高的塔楼坐落在5层高裙楼楼顶完全开放的水池甲板上方,形成了E形的平面格局,这样一来,所有客房都能向北看到公园和/或看向空中花园,而服务设备和外部连接走廊靠近南立面。酒店拥有“自我遮阳”的功能——悬挑而出的空中花园和相邻的三座酒店客房大楼都能起到遮阳的作用,另外相邻建筑物也能帮忙遮挡从清晨到午后的阳光,所以客房楼层可以采用全玻璃(低辐射玻璃)立面,不再安装外部遮阳设备。

在裙楼上仿佛在上演一出非同凡响的建筑舞台剧:它以庞大的装饰性表面装点了新加坡市容,并因此立即取得了其他最近建造的建筑物都没能取得的成就。层层叠叠的波状预制混凝土层被WOHA称为“地形建筑”,包裹着酒店的停车场和公共区域或从其上方经过,如同地形等高线穿过圆柱形的模块化网格。瀑布的水流顺着裙楼楼顶的游泳池和阶梯式花园流下来,越过如千沟万壑一般的“侵蚀岩石造型”,流入缝隙之中,使从缝隙中伸出的树木和藤蔓得以茁壮成长。

WOHA已在其项目中多次运用了地质学上的隐喻设计方式,以绿色建筑为基础是他们的特色,即使不是他们所设计的所有大型公共建筑,也要像本案的建筑这样,拥有更为细腻的几何形体和更为错综复杂的隐喻方式。带有凹槽的混凝土带连续不断地蜿蜒穿梭于裙楼外围,打破了外部和内部之间的界限。

本案的建筑设计基本上为有机形式,但这个流动的几何体有意给人一种高耸入云之感。从地面层(以及五楼楼顶公共区域)抬头欣赏室内外空间的美景,这些美景并未在精神上预先设定——建筑的几何形体以地形学为基础,而不是宇宙——而是毫无疑问地予人一种神圣之感,就好像身处清真寺、寺庙或教堂之中。有人可能会留意到,商务酒店在当代文化中起到的作用与大教堂在17世纪的欧洲所起到的作用相似,因此也许可以将WOHA设计的这座繁茂的建筑舞台造型描述为巴洛克风格:正是21世纪的博洛米尼风范。

 

接待区上方这些精心打造的木质装饰线展现了WOHA对于在室内设计中运用手工艺装饰品的喜好,由此将亚洲当地的传统与现代城市相结合。然而,必麒麟街派乐雅酒店的装饰形式毫不掩饰地表达了对摩尔人和波斯人留下的清真寺的敬意,以及对伊斯法罕和阿尔罕布拉宫那奇异图案的敬仰之情。

车辆出入口的尺寸就其功能而言似乎过于庞大,这里只是酒店客人上下车的区域以及停车场的出入口,但它有一个更宏大的目标、更远大的计划。这个空间在城市的特色区域与离散区域之间充当了一条纽带、一根轴线:南面唐人街和公寓楼,北临芳林公园和商业区。这个巨大的空间实际上不但在两种区域之间构建了一道大门,更创建了视觉上的联系。

WOHA希望恢复亚洲城市的社区风貌,这一点对他们的建筑设计至关重要,这样做在他们对城市的总体规划愿景中存在着内在的互惠关系,对他们的项目本身尤为如此。必麒麟街派乐雅酒店就是一家非常公开化、也非常具有新加坡本土风格的酒店。建筑的规模呼应了错综复杂的城市:无处不在的高高的树冠、毗邻高楼大厦的规模和取向,以及历史街景。

WOHA调节了建筑的体量和细部设计,从而让整个开发项目在任何时候都显得很人性化,与城市办公楼普遍的抽象化特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裙楼与芳林公园另一侧临街店铺的密度和高度遥相呼应,公园的树木勾勒出裙楼的轮廓,并且挡住了客房上方的体块,而五楼楼顶巨大的开放式走廊和上方空中花园悬挑的架子共同对建筑体量进行了水平分割。

最重要的设计概念是为理想化的绿色城市打造一座花园建筑。正如WOHA所说的,“我们想重建城市街道尺度,这样人们在走路和开车时都能发现有趣的细节。而且我们想要重点设计建筑物的体量和外观,这样就可以避免设计出墨守成规的城市建筑,有机会实现以花园为主题的美学思想”。

Patrick Bingham-Hall提供文字

Write a Review
Please consciously abide by Internet-related policies and regulations, prohibited publication of pornographic, violent, reactionary remarks.
Evaluate:
Username: Verification code: Click here to cancel